2017十大品牌評選

“老司機”孫陶然

  • 2017-03-24 13:52
  • 作者:盛仔
  • 類型:名人傳

    標簽:

    支付,創業,業務

“老司機”孫陶然導讀:

???????   連續多次創業21年,47歲的孫陶然靠什么熬成了創業圈的“老司機”?  “我是一個水平很高的老司機。”孫陶然說這句話的時候,舉起自己的雙手,做出握住方向盤的姿勢。“新手開車經常急剎急停,因為他的眼睛就盯著保險杠前面那一米,而老司機能夠看到一百米以外的坑。”他說。  孫陶然開車去過很多地方。今年2月份,他和朋友開車穿越了整個西撒哈拉沙漠,找到了作家三毛曾經居住過的地方。整個過程中

       圖片來源于網絡

連續多次創業21年,47歲的孫陶然靠什么熬成了創業圈的“老司機”?

“我是一個水平很高的老司機。”孫陶然說這句話的時候,舉起自己的雙手,做出握住方向盤的姿勢。“新手開車經常急剎急停,因為他的眼睛就盯著保險杠前面那一米,而老司機能夠看到一百米以外的坑。”他說。

孫陶然開車去過很多地方。今年2月份,他和朋友開車穿越了整個西撒哈拉沙漠,找到了作家三毛曾經居住過的地方。整個過程中,他一直在開車,他說自己是一個喜歡把控方向盤的人。

作為曾經的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和現在的綜合金融服務平臺拉卡拉的董事長,孫陶然也是這家企業的“司機”。在過去的十多年里,他牢牢地把握著這家企業的方向盤,帶領著拉卡拉走到了今天。他對于自己作為“老司機”的預見能力非常得意,稱正因為如此拉卡拉從來沒有遇到過生死攸關的“坑”。“再大的難題,如果你提前一年就預見到了,那就不再是難題了。”他說。

不過,有一個難題,可能孫陶然并沒有提前預見到,那就是拉卡拉重組上市的遇阻。2016年上半年,拉卡拉意圖借西藏旅游重組而曲線登陸A股市場,但這次重組最終因為監管政策的變化而流產。

“這次重組的終止延緩了拉卡拉成為一家偉大公司的時間。”孫陶然無法掩飾自己的失望。當然,一個真正的老司機是不會栽在這樣一個坑里的。他的應對之策就是分拆,將拉卡拉的主要業務拆分成支付集團和金服集團兩大板塊,其中支付集團擔負著繼續沖刺上市的使命。他固執地認為,上市是企業的成人禮,拉卡拉已經成人了,該上市了。而且,對于他正在構建的產業帝國而言,上市也是關鍵的一環,對于拉卡拉后續的布局非常重要。

孫陶然說創業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且是和平時期最絢麗的一種生活方式。這些年來,他一直走在追求更多體驗的路上。但在經歷了多次創業之后,他最終將自己落腳到了拉卡拉這家公司上。“這將是我的最后一次創業。”他堅信自己能夠將拉卡拉帶到更遠的地方。

分拆

在廣東一帶,刷卡被稱為拉卡,這也是拉卡拉公司名稱的由來。其實這家公司最初的名字就叫“拉卡啦”,后來為了便于傳播才改為拉卡拉。

2005年1月成立的拉卡拉是我國最早專注于第三方支付的企業之一,也是第一批獲得央行第三方支付牌照的27家企業之一。將這樣一家運營了10年以上的老牌支付企業一分為二,絕對是一件傷筋動骨的事,這對于任何一個創業者來說,也都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經過分拆,拉卡拉原有的小貸、保理、理財等業務被打包裝進了新成立的考拉金服集團,支付集團則保留有支付、征信及證券業務。對于這次分拆,拉卡拉官方給出的解釋是“出于業務發展和監管的需要”,拆分之后的支付集團業務由一行三會監管,而金服集團則是由金融辦、金融局來監管的業務。不過,拉卡拉拆分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繼續上市。

2016年2月5日,西藏旅游公布了重大資產重組方案:擬以110億元作價收購拉卡拉100%股權,業內對此普遍解讀為拉卡拉借道西藏旅游曲線上市。但幾個月之后的6月23日,西藏旅游發布公告稱取消重組。

在孫陶然看來,拉卡拉一開始在券商建議下設計的重組方案是符合當時監管部門所有的監管規則的。但在股災以及新的監管條例出來之后,原來的方案就不符合監管規則了。

根據新的監管條例,要借殼就得按IPO的實質標準,比如達到3年盈利。因為盈利不足3年,拉卡拉就想另辟路徑,但最終還是被認定為疑似借殼。此外,拉卡拉原有業務還涉及互聯網金融,而目前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正處于治理整頓之中,事實上A股市場已經對這類業務關上了大門。

拉卡拉在分拆之后,只擁有支付和征信業務的支付集團將成為一家相對純粹而且業績相對穩定的支付企業,因而IPO的成功性大為增加。新任支付集團總裁舒世忠就向本刊記者證實,拉卡拉支付集團正在接受上市輔導。

事實上,孫陶然做出拆分的決定,就是在拉卡拉重組上市終止的當天,是“靠自覺做出的決定”。他對于上市之所以如此執著,是因為他相信現在已經到了拉卡拉該上市的時候。

孫陶然將企業的發展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找方向,簡單來說就是要做出一個有人愿意花錢來買的產品并找到正確的推廣方法。第二個階段就是把這個產品賣成市場的前幾名,從而在行業里站穩腳跟。第三個階段是多元化,畢竟一家企業不能只靠一個產品打天下。在多元化成功之后,企業就會進入最后一個階段,也就是產業帝國階段。孫陶然認為從2015年開始,拉卡拉就已經進入了這第四個階段,必須沿著產業鏈的上下游進行一些布局。而在這種布局中,上市公司平臺處于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

 堅守

孫陶然相信拉卡拉一定會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對于這一點,直到現在他也深信不疑。

十年前拉卡拉剛成立的時候,舒世忠還在銀聯市場部任職,他和孫陶然就是在那個時候結識的。“陶然算是被我忽悠進這個行業的。”他笑著說。

在舒世忠的記憶中,2005年前后的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剛剛開始起步,幾乎還是一片空白,和如今完全不一樣,是一片不折不扣的藍海。在這片藍海里,拉卡拉作為先行者抓住了自己的機會,尤其是在信用卡還款領域里迅速積累了大量的用戶,成就了自己的江湖地位。無論是向下的銀行卡收單和受理,還是線上的移動互聯網支付,拉卡拉都處于業內第三的位置。在線下,排在拉卡拉前面的是銀聯商務和通聯支付,線上的則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這兩大巨頭。

在線下市場,拉卡拉屈居第三是很多人都能夠理解的,畢竟銀聯和通聯的品牌、渠道和資金方面的優勢是拉卡拉作為一家民營企業無法比擬的。但在線上,客觀地說,拉卡拉錯過了不少機會,典型的如二維碼支付。

“你進入一個全無勝算的戰場是沒有意義的。”孫陶然認為錯過這樣的機會并不值得可惜。他稱自己并不是沒有看到這些機會,但這些機會如果不是自己想做的,那就不應該去做;即便是自己想做的,但如果不是自己能做的,那也不應該去做。在拉卡拉的發展過程中,他舍棄了很多機會,但也牢牢地抓了很多機會,“最后才會走出跟別人不一樣的路。”

對于媒體反復將拉卡拉同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做對比,孫陶然認為這對拉卡拉并不公平,因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巨無霸,有支付賬戶體系,而拉卡拉主要做支付收單業務。“我有500多萬臺POS機,而他們沒有,它的交易量有些是在我的POS上跑的,所以你不能拿它的用戶數量和我的POS機數量相比,你也不能拿它的交易量和我的交易量相比。”他說。

對于拉卡拉的成績單,孫陶然還是比較滿意的。他從來沒有奢望過靠拉卡拉顛覆整個行業,他認為那是上帝的寵兒才能做到的,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而普通人還是得按照普通人的方式來創業。“我就是普通人,我也沒有融到數不盡的錢,拉卡拉這些年用別人1/10的投入,做成在第一陣營里面沒掉隊,還有機會數一數二,這是我覺得最滿意的。”他說。

在孫陶然撰寫的《創業36條軍規》中,他專門提到“堅持才有可能成功”。所以,雖然現在的第三方支付市場和十年前相比,已然成為血腥殘酷的競爭紅海,雖然很多當年的創業者選擇賣掉牌照退出,但孫陶然表示自己從未想過放棄。他仍然相信,堅持下去,拉卡拉就會獲得成功。

布局

面對新的競爭環境,孫陶然的應對策略就是向全牌照的金融服務集團邁進。

拉卡拉的底氣,來自于早先通過信用卡還款業務積累的上億規模的信用卡用戶,現在拉卡拉正在做的,是將這些信用卡用戶轉化為自己的支付用戶、錢包用戶和信貸用戶。圍繞這些用戶,拉卡拉試圖提供全方位涵蓋整個金融鏈條的服務。首先,基于自己的收單業務和移動支付業務,拉卡拉接下來推出了“替你還”這樣的貸款產品,然后推出了自己的理財產品,從而涵蓋了傳統銀行的“存貸匯”業務。在此之后,拉卡拉還進入了征信、證券等業務,今后還將推出保險、信貸、財富管理、資產管理等等金融服務。據他介紹,整個金融的全牌照加起來有四十多張,而拉卡拉已經拿到了二十多張。

基于這種大而全的綜合金融服務思路,拉卡拉正在進行相應布局。這種布局的首要方式是參股。“能參股就參股,不能參股就合資;如果合資也不成,那就并購;并購不成,看看能不能團隊內部創業;團隊內部創業實在不行,只好自己開始干。”孫陶然將這種做法稱為羅馬式布局。和秦始皇大一統的方式不同,羅馬人統治世界采取的是更松散的方式,首先核心是羅馬人,外圈是意大利人,再外圈是行省。通過這種方式,孫陶然稱要的是影響力而不是統治力。

當然,有幾件事是拉卡拉自己做的,分別是支付、征信和互聯網小貸。孫陶然認為這三件事拉卡拉自己干就可以了,剩下的金融業務最好參股或者合營。他稱通過這五種方式構造整個全牌照金融服務體系為共生體系。

在這個共生體系里,每個子系統都要獨立發展,它的目標都是獨立長成參天大樹,沒有誰注定是紅花,誰注定是綠葉。此外,母系統要為所有子系統提供共同的營養和水分,保證每個子系統都是在一片沃土上創業。

這個系統最大的特點,是拉卡拉鼓勵各子系統之間互相協同但并不強迫這一點,比如拉卡拉的征信系統就可以和其他小貸公司合作互聯。孫陶然認為,溫室里面是長不出參天大樹的,如果只準內部協同互聯,就會讓每個子業務的競爭力都衰減,從而失去獨立覓食的能力,最后一定長不大。他對這套共生體系的優勢非常自信,目前體系中的支付貢獻著70%營收,但他相信,很快就會有其他的子系統沖出來超過支付業務。

孫陶然做的另一件事就是“買保險”,他認為這是和布局同樣重要的事情。所謂“買保險”就是投資那些現在看對你可能沒啥意義,但是未來有可能會對你產生威脅的項目。布局是投資未來可能會對你有幫助的事情,買保險是投資未來可能會對你有威脅的事情。“在智能手機剛剛冒頭的時候,如果我是諾基亞的老板,除了布局塞班之外,我一定會去買安卓的保險甚至買iOS的保險,這樣諾基亞就絕不會死掉。”他承認“買保險”的錢很可能是浪費的,但當企業到了產業帝國階段,本來就會有10%的錢是浪費的。

布局和“買保險”,孫陶然認為這是拉卡拉成為偉大公司必經的階段。

 估值

對于偉大的公司,孫陶然有三條標準:行業先鋒、可持續成長和受人尊重,拉卡拉就是他按照心目中的這三條標準打造的企業。

孫陶然是知名的連續創業者。創辦拉卡拉之前,他曾創辦或參與創辦了《電腦時代周刊》、《生活速遞》、藍色光標等多個企業或項目,但拉卡拉是按照他的心愿,由他來掌控的第一家奔著偉大企業三個標準去打造的企業。對于自己傾注了十年心血,注定會成為偉大公司的拉卡拉,孫陶然不能容忍的是外界對它的低估。

在和西藏旅游重組時,拉卡拉整體估值110億元,孫陶然認為這個數字遠遠不能體現拉卡拉的價值。目前,拉卡拉擁有1億個人用戶和500萬商戶用戶,2015年的盈利超過1億人民幣,2016年預計將會超過6億人民幣,孫陶然認為拉卡拉理應擁有更高的估值。

拉卡拉的價值被低估,孫陶然認為有一部分原因可能在于自身,因為拉卡拉是一家“不吹牛”的公司。當別的公司在用美圖秀秀拍照發朋友圈時,拉卡拉發的是大頭照。“現在外界對拉卡拉真實實力的了解一直是弱于我們自身的,這是因為我們的文化是做十說九,不愿意說過頭的話。”

在一些創業者,尤其是年輕的創業者通往成功的道路上,總是充滿著謊言和欺騙,孫陶然對于這樣的成功不屑一顧。和所謂的成功比起來,他認為不要留下人生的污點更重要。“你不能成為時間的笑柄。”他說。

和那些層出不窮的80后、90后創業者相比,1969年出生的孫陶然自然算得上是個“老司機”,他的很多創業思想和那些年輕人格格不入,對于動輒提顛覆以及“羊毛出在狗身上熊來買單”這樣的說法他嗤之以鼻。“創業不是舞臺秀”,他覺得現在很多創業者以為在舞臺上演完了,底下觀眾一鼓掌創業就成功了。“創業是做你的企業,跟臺下的觀眾沒有關系,它跟你的客戶,跟你的用戶才有關系。”他說創業應該是一輩子的事情。

孫陶然并不認為說實話、守底線會讓自己吃虧。他說要用拉卡拉來證明,走正道也能走成,而且走得也不慢。“可能一年慢,兩年慢,但是十年后再來看,會發現拉卡拉肯定不慢,因為從長遠來說,走正道絕對是真正的捷徑。”他最后說。

返回品牌資訊頻道 》

感謝您閱讀:“老司機”孫陶然,本文已結束

  • 大愛

    1
  • 喜歡

    0
  • 不錯

    0
  • 一般

    0
  • 不知所云

    0
  • 糟糕

    0

免責聲明:本文“老司機”孫陶然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本站對作者上傳的所有內容將盡可能審核來源及出處,但對內容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其真實性及合法性。如您發現圖文視頻內容來源標注有誤或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及時予以修改或刪除。

找項目只需3分鐘

“老司機”孫陶然相關資訊
加盟網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